四十年前我参加的一次实兵实弹军事演习

1980年下半年,我在铁道兵第六师教导队学习期间,参加过一次实兵实弹射击军事演习。

在这一次军事演习中,我作为中队的“军事小教员”,创建了几项个人的“第一次”记录:第一次用轻机枪打击“偷袭的敌人”;第一次使用望远镜;第一次用四零火箭弹打“敌人坦克”;第一次用仰卧射击“敌人飞机”。

这一次实兵实弹军事演习令我至今难忘。

▲作者的《入学通知书》

1980年下半年的一天,我们部队在室内外几次模拟演练的基础上组织实施了实兵实弹军事演习。

此次演习的总体构想是,在局部战争中,由我部守卫的一条战时铁路运输线先后遭到敌方的小股部队、坦克和飞机的偷袭。我方指战员集中优势兵力,隐蔽作战,打击来犯之敌,切实保障铁路运输线的畅通,保障部队的机动和作战物资的输送,为赢得战争的胜利创造有利条件。

铁六师教导队非常重视这次军演,并严密组织实施。担任演习总指挥的是师教导队的唐大队长。他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同志,虽个头不高,但很有魄力。具体演习的组织实施由教导队军事教研组的几位军事教员负责。

参演部队除留守的个别人员外,教导队一队、二队的学员全部出动。教导队卫生所的医务人员及后勤保障人员也都参加了演习。

演习的场地选择在天山深处乌拉斯台沟内的一个小山沟内进行。这里四面环山,山沟内有一条不太宽的小河,小河的两侧是一片连绵的丘陵地,砂砾卵石遍地,荆棘杂草丛生,零零散散的几株参天古树。

为确保演习正常进行,防止误伤当地牧民,在演习进行前,教导队安排人员将演习场地内和周边的山坡进行了清场。在四周的山头上和来往进出的山路路口安排了岗哨,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在演习场的中间位置,沿着那条河道的一侧,按照铁路路基的宽度,事先用石灰粉画出了模拟的铁道线路“模型”,这就是我们此次要保护的一段重要的“铁路运输线”。

演习场内还模仿战争的场面,事先在各处不规则地安放了许多“烟罐”。当我们全副武装列队进入演习场地时,这些“烟罐”被勤务保障人员点燃,冒出了滚滚的浓烟,山沟内烟雾弥漫。

在演习场内还用扩音器播放战争片里的那种枪炮声、爆炸声、飞机的轰鸣声,完全就像实战下铁道兵部队保障铁路运输线的真实战场氛围。

当一切准备就绪,军事教研组组长向唐大队长和政委进行了报告。政委首先进行了简短的动员。他要求全体学员发扬铁道兵“野战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哪里”的光荣传统,弘扬铁道兵的“三不怕”(不怕吃苦,不怕艰险,不怕牺牲)精神,用我们的血肉之躯,打造出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此时,唐大队长下达了军事演习的命令:“实兵实弹军事演习开始!”

▲图为铁道兵第6师教导队的几位教员合影。前右政治教员,前左业务教员,后为军事教员。

第一阶段的演习任务,是打击偷袭我方铁路的一小股“敌人”。这时,军事教员用高音喇叭下达命令:“据侦察情报,有一小股敌人,已经潜入我方防区境内,妄图偷袭炸毁我方铁路。我们一定要把他们干净、彻底、全部地歼灭掉!同志们,冲啊!”

学员们按照事先预定的演习方案组成战术小分队,沿“铁路线”两侧隐蔽前进,奋不顾身地冲进演习场内,穿行于“炮火硝烟”之中,分别占据有利地形,并用卧姿对“敌人”进行射击。

演习场内不进去不知道,一冲进去才发现,那个“烟罐”冒出的浓烟非常呛人,那股怪怪的味道相当难闻,而且还熏得人眼泪鼻涕一大把。但学员们按照实战的要求,弯腰匍匐,各就各位,瞄准远处山底下那十几个摇晃的移动靶标扣动扳机,英勇顽强地完成了卧姿射击等规定动作。

在一番射击后,全歼了那一小股“敌人”,那些摇晃的移动靶标全部被打烂。在这一阶段演习中,军事教员给我配发的武器是一挺轻机枪,这是我第一次使用轻机枪射击。每一次扣动扳机,就听到“哒哒哒哒”击发的声音,很爽也很带劲!

在这一小股“敌人”被歼灭后,军事教员又给了我一架望远镜,让我观察一下是否还有“漏网之鱼”。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望远镜。当我隐蔽在一颗大树后,挂上望远镜,调好焦距,望向远处时,真的感到非常的震撼和惊讶!几里路之外山上的一草一木都看得一清二楚。四周远处的山头上,有我们插的供警戒用的红旗,在微风的吹拂下,迎着阳光在猎猎飘扬。远处山坡上的小树和石头缝隙内的山泉流水都历历在目。

观察了一圈,没有看到漏网的“敌人”,我向军事教员进行了报告。军事教员宣布,第一阶段演习结束。

第二阶段的演习任务,是打击向我方铁路进犯的“敌人坦克”。此时就听到军事教员下令:“敌人的坦克正向我方铁路驶来,妄图摧毁我方铁路。同志们,一定要干掉它!”这时军事教员给我和另一位陕西籍的学员每人配发了一支四零火箭筒,让我们两人先给大家做个示范。要求我们“要确保一发必中,打掉敌人的坦克!”我们两人根据教员的口令,用卧姿安装上了四零火箭弹,并向2000多米外的对面山坡上,事先用石灰粉画出的几辆“敌人坦克”的模型进行了瞄准。

只听军事教员一声令下:“打!”我们两人分别扣动了扳机,只听得“嘣!嘣!”两声脆响在身边发出,约在一两秒钟后,听到对面山坡上传来“轰!轰!”两声沉闷的爆炸声。

我们抬头一看,只见对面山坡上的两辆“敌人坦克”的模型处分别冒起了一股浓烟,待硝烟慢慢散去,就看到“敌人坦克”被炸掉了半边。而后,其他学员按照我们两人的动作,也使用四零火箭弹对“敌人坦克”进行了分组射击。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四零火箭弹打“敌人坦克”。为什么军事教员先要我们两个人用四零火箭弹打“敌人坦克”呢?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一一

原来在一次射击课程的野外实弹射击训练中,突然遇到七八级的大偏风。按照射击训练理论课的要求,实弹射击时遇到偏风,应自我预测风速,并主动调整射击的提前量。否则就容易脱靶。

在那次实弹射击中,几乎所有的学员都全部脱靶,只有我和这位陕西籍的学员两个人每人的3发子弹全都打中了靶子,这给军事教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为确保本次演习的成功,军事教员才叫我们两人首先进行四零火箭弹的实弹射击,以确保旗开得胜、首战告捷!

第三阶段的演习任务是对空射击,就是打击从空中进犯的“敌人飞机”。只听军事教员下令:“狡猾的敌人贼心不死,又派飞机来对我们的铁路线进行轰炸。我们决不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一定要打掉它!”全体学员按照教员的口令,隐蔽在“铁路线”的两侧,操着半自动步枪,调整标尺上的刻度,准备进行仰卧对空射击。

当一切准备就绪,就看见从大山的一边,一群群红色的大气球,在微风中慢慢向我方的“铁路线”上空飘了过来。待气球接近我方“铁路线”上空时,军事教员一声令下:“打!”一阵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啪啪啪啪!”这时就看见一个个气球在空中爆炸。

随着打“敌机”演习的结束,也就宣告了本次军事演习胜利完成。

此时,太阳快要落山了。战友们兴高采烈,齐声高唱《打靶归来》,鸣金收兵……

▲作者的铁道兵第6师教导队毕业证书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

2021年3月20日

作者:王甫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