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礼6000元就能随意评估 山东平邑农商行被指恶意骗取担保

原标题:送礼六千元,几十万的固定资产被平邑农商行评估为二百多万?

“借款人刘怀涛向平邑县农商行工作人员送礼6000元,将不足几十万元的租赁固定资产评估为200万元,且评估刘怀涛流动资金为130万元,刘怀涛的妻子赵京美也承认其丈夫给平邑农商行工作人员送礼的事实,并有赵华的父亲赵连友与刘怀涛的通话记录也可证明”,正是因为看到刘怀涛的固定资产200多万,流动资金130万元,赵华才为其做了担保(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鲁13民终2231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鲁民申5463号二份判决书显示)。

借款事实

判决书显示一审法院认为,2014年2月27日,被告刘怀涛与原告(平邑农商行)下属单位城区支行签订了人民币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300000元,月利率11.5%,借款期限从2014年2月27日至2015年2月20日,借款合同第八条约定了借款人未按本合同约定期限归还借款本金的,贷款人对逾期借款从逾期之日起在借款执行利率上上浮百分之五十计收罚息。被告赵京美、赵华为该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签订了保证合同,保证期间为债务人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该借款逾期后,被告没有依合同约定履行还本付息的义务,原告于2016年10月24日提起诉讼,因原告起诉书所提供的被告的住址无法找到,法院于2016年12月8日裁定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后原告于2017年2月27日以其请求再次向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判决被告刘怀涛偿还借款300000元整,并按约定利率支付利息、罚息等,被告赵京美、赵华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争议焦点

一是担保期限是否过期;二是借款人和平邑农商行是否存在恶意串通,骗取赵华提供担保的情形。

一审被告赵华认为,1.2014年2月27日,被申请人与一审被告刘怀涛签订了借款合同,根据借款合同约定:刘怀涛借款时间为2014年2月27日,归还日期为2015年2月20日。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担保合同约定:再审申请人赵华的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的刘怀涛履行债务届满之日起两年,即从2015年2月20日至2017年2月20日。《担保法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法律后果。”2017年2月27日,被申请人起诉再审申请人至平邑县人民法院,显然,再审申请人的担保期限己过,其担保责任己免除。2.被申请人与刘怀涛在贷款中存在恶意串通,再审申请人赵华不应承担民事责任。早在2011年,刘怀涛第一次贷款时,经被申请人对其财产评估,把不足几十万的固定资产评估为200多万,且评估刘怀涛流动资金为130万元,目的是被申请人故意提高刘怀涛的信用额度。赵京美承认其丈夫刘怀涛当时经营场地系租赁,固定资产绝大部分也是租赁,为达到贷款的目的,其丈夫刘怀涛向被申请人有关人员送礼6000元,同时,再审申请人赵华的父亲赵连友与刘怀涛的通话记录也可证明上述事实,显然,被申请人与刘怀涛之间存在恶意串通,骗取再审申请书人提供担保。正是因为再审申请人看到刘怀涛的固定资产200多万,流动资金130万元才为其提供了担保。根据《担保法》第三十条规定,再审申请人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对此,平邑农商行提交书面意见称,申请人的再审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在担保合同保证期间内,平邑农商行于2016年10月24日针对涉案债务向申请人及一审被告提起诉讼,平邑县人民法院在受理该案后于2016年12月8日作出(2016)鲁1326民初5552号民事裁定,驳回了平邑农商行的起诉。平邑农商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系债权人向保证人要求承担保证责任的一种方式,基于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主张权利而导致保证责任的诉讼时效开始起算,平邑农商行于2017年2月27日提起的本案诉讼,并未超出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涉案借款合同中已经明确约定借款用途系“借新还旧”,在保证合同中申请人亦明确为涉案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且在申请人为被申请人提供的担保书中已明确记载提供担保的主债务系“刘怀涛借新还旧贷款30万元”,故能够认定申请人在借款时已经知道涉案借款的借新还旧用途,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与刘怀涛之间存在恶意串通、骗取申请人提供担保,没有证据证实,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

判决书显示,综上,赵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赵华的再审申请。

来源:神州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