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化:住在用生命与血换来的危房中的失地老人血泪史记

湖南新化讯:近日,接群众举报称,现年72岁与共和国同龄的张黄菊老人被失地后未妥善安排的情况,具体内容如下:

住在用生命与血换来的危房中的失地老人血泪史记

尊敬的有正义良知的上级领导好:

我叫张黄菊,现年72岁,生于1949年,系湖南娄底市新化县上渡街道办事处新高家院社区10组38号,我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共计12人,是4户,老公李典清身故多年,到死那一天还念念不忘初心想住进新房子,我们夫妻1972年响应国家号召,义不容辞的响应柘溪水库政策移民西湖,当时我们上有老父母,变卖家产,带上一双儿女移民西湖六分场,西湖农场洪水过后的惨不忍睹你们可想而知,不想回忆往事,住的是摇摇欲坠的棚子随时都可以被风刮倒,根本就是没有东西可以吃,我们唯一把变卖房子的127元钱,但有钱也买不到吃的,我们父母水土不服,上呕下泄,身上浮肿,只能送他们回老家,但房子卖了,只能寄住在我姐家住,我们夫妻为了帮西湖人民重建家园,又一家四口不怕艰难坚决留下来,时隔8个月,没想到意外发生,我的不到2岁的女儿被淹死了,当时怀着家国情怀去为西湖重建家园,现在为了儿女父母的人生安全,怀着悲伤的亲人阴阳两隔的心情又回祖籍上渡街道办事处,回来以后房子沒了,土地没有了,一家老少还是要生存,我们夫妻以打零工,卖血维持生计,打零工是8毛一天,每次卖300克到500克,是16元100克,到手上只有14元100克,最多的是1993年是80元100克,到我们手上也只有70元100克,我们夫妻持续卖血32年,每个月致少每一个人是600克以上,我们夫妻统计算了一下,累计卖血460800克血,921.6斤,超出身体重量几倍,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家破人亡,颠沛流离,我们为了在祖籍上渡街道办事处落户,1990年用我们的生命与血换来了国家政策,允许我们这些为国家做奉献的返乡移民户在上渡街道办事处上了户口,用卖血的钱买了现在要拆迁的房子,我们的房子建于1962,是我们十组的仓库,还是我公公在世建的,约180平米左右,是土砖结构,59年风雨飘摇的历史,人生有多少个59年。1996年发洪水,一楼进水,多处塌陷,门窗脱落,虽然在修修补补,上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由于多种原因,现在成了实实在在的危房,我们现在一家12口,4户就挤住在这个危房中,又不拆迁,又不允许我们建,在2011年的时候政府评估了,要我们拆迁,但又不平等享受2008年娄底市3号文件的拆迁补偿给我们。

2008年,又响应国家政策,修围堤,把我们的土地征收了90%多,对我们上渡街道办事处高家院社区的留置土地安置是明显不公,我们家的土地是2008年征收了90%多,我们响应国家政策征收土地费只有38000元多一亩,按娄底市3号文件是每征收土地的是4个人一店铺,土地被征收完了13年,门面没安置,还有的一分都没有征收,他们就私自以50万一亩卖给有需求的建房子,国家不允许非法买卖土地,我们的个别工作人员不但不制此还涉嫌参与,像这些非法的事为什么不去打击,怎么批下来的?我们的土地征收完了,他们会把她们非法所得的与我们平分吗?不可能,因为他们拥有永久权力,社区留5%的地做为土地安置,要等被征收了60%以上我们才有安置,我认为县委这个方案,不是处理矛盾,还是制造矛盾,我请问上级领导我们社区的9.10组留着的这块地请您来帮我们分配,这个政策对我们被征收土地的明显不公,我们家12人,4户,人多宅基地少,土地征收了90%多,现在唯一的危房老屋又不拆迁,又不允许我们建,又不平等条约对待,家毁人亡怎么办,谁负责,您是我们的父母官,我是你们的子民,还是为国家做出了奉献的失去亲人生命的,要我们这些住在危房中的失地农民怎么活。

我现在请求上级领导。

第一:就是批准我们对危房进行改建,确保我们全家的生命安全。

第二:就是拆迁危房,帮我们安置好地方,按2008年3号文件平等对待我们这些当初响应国家号召奉献的失地农民,让我在有生之年住进新房将不胜感激。

张黄菊、潘利求等全家呈上





与共和国同龄的72岁张黄菊老人一家长期住在危房内,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这是考验地方政府部门的执政能力,也是考验人民公仆的良心,有关事件的详细情况,待调查沟通后跟进报道!

 

返回顶部